正在獲取登陸狀態...
登錄之後方可進行上傳Replay分享
賀萊士沃菲爾
發布時間: 2010年11月15日 11:36:57    發表評論: 

對於一個與自治聯盟黑暗和神祕的一面有著密切關係的男人而言,賀萊士‧沃菲爾相對的有個相當平凡的童年。出身於塔桑尼斯沿海城市奇斯羅普,雪兒和亨利沃菲爾最小的兒子。他們父母親皆在當地醫院工作:他的父親是個行政人員;他的母親則是個神經外科醫生。

有些理論指出,在這樣常見生和死的形式主義下,影響了他的職業方向。從散落各處的塔桑尼斯難民身上,沒有蒐集到任何的證據能夠證明沃菲爾在童年時曾被虐待的謠言,但太多破碎和遺漏的資料同時也帶來了更多想像空間。他的哥哥和姊姊也進入了醫學界,而對於賀萊士‧沃菲爾為什麼決定加入聯邦陸戰隊軍團和他的家人們對他的抉擇如何反應也都沒有實際的說明。很不幸的,所有沃菲爾家族的成員在蟲族第一次侵略時都在塔桑尼斯上;沒有任何他們已逃離星球的跡象和證據,他們都被當做已經死亡了。

 

 

沃菲爾藉由受到上級對他勇氣的讚賞、傑出的戰略天份和在他的小隊展現的指揮才能,使得他以驚人的速度在聯邦軍隊中快速的晉升。他在政權戰爭時任職過兩期,並在戰爭快結束時被晉升為中校。就在他的事業正起步時,在桑亞行星上的一次戰鬥,沃菲爾遇見了阿克圖洛斯‧蒙斯克。當時,蒙斯克是地面突擊第33師的上校,那是沃菲爾第一次戰鬥,上校對於那沉默、冷靜的新手就像對蒙斯克自己的戰略能力一樣讚賞。在南克林礦區的一場驚險的戰鬥中,當他嘗試奪得一個重要地點時,沃菲爾率領衝入對敵人的碉堡進行攻擊,肩膀上被3顆子彈所擊中。沃菲爾很快的晉升為上尉並任命於蒙斯克下。第33師的老兵們仍常談論著那第一年兩個男人如何容易的建立起同袍間的友愛和忠誠。政權戰爭快結束時,蒙斯克選擇了與沃菲爾忠誠效命所不同的軍事之路,但兩個人還是保持聯繫。

 

在接下來的幾年中,沃菲爾所被派指的任務多半都是屬於與聯盟「保持和平」的工作。他對聯邦的厭惡越漸越深,直到對克哈星的轟擊:聽到這個種族滅絕的攻擊時,他正在薩拉星系上,而有證人指出,沃菲爾立即便提出了請辭。他的指揮船,一艘名為鋼鐵正義的戰巡艦,與所有周遭的軍事網絡切除了聯繫並毫無音訊。艦上成員全都是由沃菲爾親自挑選出的最忠誠的軍官;他們隨著他們的領導者匿入至黑暗中。

 

 

在那之後,賀萊士‧沃菲爾的記錄都是模糊的。被標明為聯邦軍隊的棄逃者,沃菲爾在薩拉星系和整個星系間皆被追捕著。沒有人能確定何時或他是如何重新與阿克圖洛斯‧蒙斯克取得聯繫,但就在組成克哈之子的最初幾個月,賀萊士‧沃菲爾十分低調的帶領著反抗軍們攻擊聯邦。他對聯邦政府的軍事力量、位置和路線的深入了解對於反抗軍們最大的利器。有些人說,是因為他的情報,才能在瑪而‧薩拉上安全固守幽能發射器 – 也成功在塔桑尼斯上使用。

 

在自治聯盟獲得整個星區的統治權後,身為將軍的沃菲爾被視為新大帝更為信任的顧問之一。蒙斯克對於他多半的重要工作、策略和任務都給予沃菲爾最大的信任。埃德蒙‧杜克在克哈死去之前,曾經將沃菲爾為〝大帝的新寵〞來暗指沃菲爾因為在新統治者眼中的重要性,而免於在奧古斯格勒上與蟲族對抗。

 

沃菲爾於2501年退休,曾在克普魯星區上參與人類多數歷史性的戰鬥。但他的軍事生涯並未因退休而結束。近期蟲族侵略自治聯盟領域的事件使得蒙斯克大帝又在徵召回他的舊時戰友。賀萊士‧沃菲爾將軍現正統領著自治聯盟大軍,而歷史也將再次寫上他的名字。

  • 2

  • 6

  • 5

  • 29

  • 5

  • 12

28